樱花视频新版软件下载

   警察总是最后来到现场。

   随着几声噗噗的轻微气爆声,三个罩在黑色长袍中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场地中央。几本散发着各色光芒的法书漂浮在他们面前。法书微微摊开,书页在淡淡的光芒中缓缓的翻动,细小繁杂的符文在书页间翻滚流淌。

   郑清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些书页间溢散的沉重压力。

   与托马斯之前释放咒语时一模一样。

   “谁在大街上释放‘殷其雷’!”气急败坏的声音从一个矮胖的黑袍帽兜下传了出来:“不知道三百米外有两家炼金坊吗?这是想把大明坊给炸掉吗!”

   旁边,一位身材高大的黑袍巫师默默的按了按自己的法书,四五根粗大的藤蔓破土而出,将鼾声如雷的猪妖紧紧缚在地上。

   剩下两个黑袍巫师则将目光落在郑清身上。

   街上稀稀拉拉的行人都在远处围观,只有郑清坐在猪妖不远处。

   “巫师联盟调查局,突发事件快速反应小组,注册巫师,安德鲁专员。”矮胖的黑袍巫师对郑清点点头:“你在现场,知道是谁释放的雷咒吗?”

   矮胖的黑袍巫师是个东方人,长着一副娃娃脸,没有胡子,嘴角能够清晰的看到长长的绒毛。他的袍子上挂着三叉剑标志。

   郑清乖巧的指了指街角。

   “托马斯!”矮胖的黑袍巫师扭头看了一眼,非常惊讶的叫道:“你不是留校当助教了吗?怎么现在有时间在四季坊溜达!”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妖娆旗袍古典美人

   “混蛋!”托马斯的脸色垮了下来,他嘴角抽了抽,恶狠狠的回应:“我只是留校,又不是蹲监狱,为什么不能来坊市。”

   他收起自己棕色的法书,掸了掸长袍,快步向几人走了过来。

   “看样子你这两天不在学校。”矮胖的巫师意味深长的摇摇头。

   托马斯皱起眉头。

   “只不过一头野妖,需要释放雷咒吗!”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袍巫师插问道:“而且,这头野妖印堂上怎么还贴了一张符纸。”

   郑清看着猪鼻子到脑门间贴着的那张符纸,琢磨着,原来猪也是有印堂的。

   “我们之前在‘奥斯特的守护’里。”托马斯走上前,蹲在被五花大绑的猪妖身前,仔细打量着,回答道:“这头猪妖发看到我们,直接撞了过来。”

   郑清这才知道之前街上次第亮起的那道光罩的学名。

   奥斯特的守护?听上去像是个叫奥斯特的人发明的守护咒语。

   “你的意思是这头野妖能看破‘奥斯特的守护’?”高大的巫师摇着头,非常肯定的否认道:“这道咒语经过巫师联盟大巫师会议多次研讨,甚至可以阻挡大妖的视野。区区一头野妖,是不可能有这种能力的。”

   “所以我也很好奇。”托马斯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堆瓶瓶罐罐、一副土黄色的皮手套、还有一些镊子、骨锯、锤、刀、剪之类的工具。

   “我打算采集一些样本,回学校的实验室看看。”

   几位调查局的专员互相看了看,默默的点点头。

   “这是你大二那年收到的那副手套吧。”安德鲁脱下帽兜,露出那张娃娃脸,啧啧道:“真是痴情的种子。我早些时候听说她已经结婚了,你不知道吗?”

   “我只是买不起新手套。”托马斯语气很平淡。

   他蹲在地上,套上手套,用手边那些零碎的工具熟练的拆解着这头猪妖。

   唾液、血液、脑浆、皮肉、毛发、牙槽、软骨、硬骨、以及其他叫不出名堂的结缔组织,被他轻巧的分解下,分门别类的装进不同的容器里。

   郑清看着他专注而轻松的神态,觉得有点不舒服。

   “他可能是刚才那个胖子!”郑清小声叫道:“不需要通知他家人吗?他不是还没死吗?”

   巫盟调查局的三位巫师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他。

   “任何被妖魔污染的巫师,都会堕落成真的妖魔。没有例外。”托马斯非常清晰、非常残酷的说道:“巫师界对所有妖魔都只有一个处理办法。”

   郑清没有傻乎乎的继续问处理办法是什么。

   他退了几步,离那头死猪远了点。然后急惶惶的翻看身上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有没有沾染不干净的东西。

   “新人?”高大巫师问托马斯。

   “今年的大一新生。新的不能更新了。”托马斯收好那些瓶瓶罐罐,面带笑意的站起身:“刚才我只不过放了个小爆竹,就把他吓个半死。”

   郑清强忍住从鼻子哼出声的冲动。

   “不要用这种轻描淡写的口气!你刚才释放了一道雷咒!这条街的人差点都被你炸飞!”安德鲁用非常无力语气的哀叹:“星空学院都是些什么疯子。”

   郑清听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忍不住嗤嗤笑了出来。

   安德鲁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郑清友好的笑了笑。

   “托马斯,局里有个协查任务,你要不要搭把手。”安德鲁重新看向托马斯。

   “不要。”托马斯回绝的非常干脆。

   “你如果答应这件事,局里可以跟大明坊商量,不追究你危险施法的过错了。”安德鲁压低声音,小声诱惑道。

   “没时间!”托马斯板着脸,哼道:“我还有公务,晚上要写一份八千字的面试官报告,如果你需要我的施法报告,我顺便完成就好了。”

   “公务?”安德鲁看了郑清一眼,走上前揽住他的肩膀:“就是这个今年的新生!看上去很嫩呐!你可以带着他一起涨涨见识。小伙子,想不想看看大妖长什么模样?”

   郑清瞄了一眼地上那头熟睡的野猪,脑袋摇得拨浪鼓。

   只是头野妖已经差点把他吞了,听他们的意思,大妖是更可怕的存在!

   自己只是个书生,遇到妖怪要跑的!

   哪有凑上前找妖怪的道理。

   “他是哪个书院的。”安德鲁放下手,一脸晦气的看着托马斯:“没有一点点青年人该有的活力。”

   “九有学院。今年新生总成绩排名第二的公费生。”托马斯露出嘲讽的笑容:“我记得你也是九有学院的,当初进校的时候你排名第几来着,倒数第二还是第三?”

   “学霸啊!”安德鲁大声嚷嚷着,重新把胳膊搭在郑清肩膀上:“快帮我们合个影!以后能卖大价钱的!”

   郑清努力站直身子,尴尬的满脸通红。

   “小伙子太腼腆。”安德鲁扭头看着他,笑道:“想说什么就说,不要扭扭捏捏的。”

   “你们能报销吗?”郑清下定决心,大声问道:“刚才镇压那头猪妖,用了我一道静心符,你们这个调查局能给报销吗?”

   安德鲁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