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d5app227

尽管南宫宇这边,人数明显占优,但战斗力跟叶枫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南宫宇清了清嗓子,说道:“好,今天我就给叶枫一个面子,暂时饶过这臭小子,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他,兄弟们,咱们走。”

说这话的时候,表面上这家伙底气十足,实际上腿肚子却在打颤。

南宫宇刚转过身,背后便传来令他感到心惊胆战的话:“我有说过让走吗?”

“想怎么样。”

他回过头,强做镇静。

叶枫望着南宫宇,又伸手指了指唐小飞:“打完人就想开溜,做梦呢。”

“我想怎么样,马上就会知道了。”

他边说边走向南宫宇。

南宫宇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妙的预感,他急忙出声道:“快拦住他!”

紧接着,他转身撒腿便跑。

刚才还大摇大摆地走进病房,如今却惊慌失措地试图逃之夭夭,神态判若两人,发生了三百六十度大转变。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而改变这一切的人,正是叶枫。

杜薇和韩笑在旁边看着,无不对叶枫心生敬畏。

尤其是韩笑,她想,如果不是因为提前认识唐小飞,或许,叶枫会是她第二个喜欢的人。

而杜薇的内心,则不停地响起几个字:真猛,真是猛男。

刚才叶枫一口气撂倒数十人的场面,落入杜薇的眼中,让她深深膜拜不已。

女人从来都是对英雄有着与生俱来的好感。

对于杜薇而言,在她的眼中,叶枫无疑也是英雄,尽管后者对她并不感冒。

假如,假如在床上,叶枫的战斗力,一定也很生猛吧。

杜薇默默地想着,甚至脑海里幻想出了她和叶枫在卧室里,单独相处的画面。

以前跟南宫宇相处时,杜薇时常听到对方在吹嘘,在临江市是多么多么的牛比哄哄,吊炸天,如今终于碰到了一个能够收拾他的人,真是大快人心呐。

郭凯领命后,带着施工队的人,开始朝着叶枫飞扑而来。

叶枫看都没看,轻描淡写地一阵拳脚,便将这群身体强壮的家伙全都干倒。

快如闪电,又有雷霆之势!

很快,对方的人马,唯一站着的,仅剩下南宫宇一人。

叶枫的出击之强,完全犹如秋风扫落叶之势。

南宫宇刚跑到病房门口,只觉衣领一紧,便觉得不妙。

果不其然,叶枫揪着对方的衣领,将其“砰”地扔进了房间内。

“想跑,哪那么容易。”

叶枫望着摔在地上的南宫宇,“我同意了吗,我的兄弟同意了吗?”

南宫宇心生一丝怯意:“也打了我,咱们算是扯平了,不要欺人太甚。”

“欺负别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欺人太甚这几个字?”

叶枫对南宫宇,丝毫没有任何怜悯之心,因为他太了解对方了,宽容南宫宇,只会助涨其嚣张气焰。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南宫宇不会轻易改变恶习的。

“如果今天我没来的话,恐怕们仗着人多势众,要将我的兄弟,按在地上暴打吧。”

“叶少,我错了,是我太冲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放过我吧。”

南宫宇举起一只手,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跟以及的兄弟作对。”

“杀了人,再道歉,觉得有用吗?”

叶枫摇了摇头,“今天必须要给深刻教训,不是所有人都会容忍骑在脖子上撒尿解大便的。”

言语间,他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施工队带过来的钢管。

“……想干嘛?”

南宫宇见状,顿时惊吓的口舌打结起来。

他双腿打颤着,害怕的根本没法从地上爬起,只好双手支撑着地面,缓缓地向后退去。

然而很快,他便无路可退了,因为他已经依靠在了墙壁处。

“这种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祸害,既然如此,今天我就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叶枫慢慢地走向对方,“老老实实地在医院躺一阵子,还临江市一方净土,免得被们这群人渣搞的乌烟瘴气。”

“不……不要……

南宫宇有些心生后悔,不该贸然闯进唐小飞的病房。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叶枫到来,改变了局面。

倘若叶枫没有现身的话,那么必然是南宫宇一伙人在狠狠教训唐小飞。

南宫宇不得不承认,叶枫绝对是他人生中的克星。

在多次较量中,他屡战屡败,从未战胜过对手,不管是哪方面。

叶枫扬起了手中的钢管,随后果断地下落。

“咔嚓!”

病房内,响起了清晰响亮的骨头断裂声,听得人心惊肉跳。

叶枫直接将南宫宇的一条腿敲断。

他果然没有食言,要让对方在医院病床上躺一阵子。

南宫宇口中一阵狼嚎鬼叫,腿部传来的剧烈的疼痛,让他差点没昏厥过去。

冷汗淋漓,面部肌肉不停地抽搐着。

叶枫扔下钢管,提醒道:“记住了,如果想报仇的话,随时可以过来找我,但千万别动唐小飞,否则的话,下次断的,将是的第三条腿。”

南宫宇听闻,又惊又慌,害怕的不行。

作为一个男人,若是第三条腿被打断了,那么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多大意思,犹如行尸走肉。

至少,南宫宇是这么认为的。

“是是是,我知道了。”

南宫宇小鸡啄米般地点着脑袋,前所未有的听话。

因为他心知肚明,若是有半个不从,惹毛叶枫的话,恐怕他的第二条腿也不保。

毕竟叶枫从来都不是那种按套路出牌的人,而且下起手来,没轻没重的,似乎根本就不计后果,不管对手势力有多么强大。

像这种人,要么死得很早,要么混的相当了得。

“将这家伙给我拖走,十秒之内,全部从病房内消失。”

叶枫对战战兢兢的郭凯说道,“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好的。”

郭凯等人,立刻爬起身,架起南宫宇,好似丧家之犬,一阵风般逃之夭夭。很快,那伙人便逃的无影无踪,房间里,只剩下叶枫、唐小飞、韩笑和杜薇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