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8_a2047

看着云轻言窝在某人怀里懒洋洋的模样,他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他辛辛苦苦去魔兽森林伐木扛木,这女人竟然沉溺在‘美人乡’里堕落。

见色忘友!

哦不!呸!见色忘义!

“因为你速度快呀!”云轻言笑眯眯地敲了敲木椅,回答他的问题。

“怎么他什么事都不用做?!明明他更快!”霍亦尘指着帝九阙,十分不满。

之前他便注意到了,这男人一步千米,应该是领悟了空间系法则之力,跑起腿来应该比他还要快才对!

沉默寡言的帝九阙冷幽幽地抬起眸,狭长冰冷的瞳眸里酝酿着寒气。

才几个月不见,小家伙旁边的男生物,真是多到令人碍眼。

那森寒窒息的气息让霍亦尘心脏一沉,有一种被神祗俯视的错觉。

刚开口的话,又不自觉咽了半句下去。

“因为,他是我童养夫啊!”云轻言慵懒地撇了霍亦尘一眼,“我怎么能让我家亲的小阙阙做苦力呢~

虎牙美女文艺十足

别忘了,你打赌输了,可是要给我当七天奴隶的。

未来夫君和卖奴隶,让谁去跑腿不是一目了然?”

云轻言笑眯眯道。

之前的擂台赛上,她和霍亦尘猜赌胜利者人选,谁输谁给对方当七天奴隶,最后霍亦尘以一人之差数给了她。

夫君?由那唇瓣吐出两个字,像是一根小羽毛,轻轻地动帝九阙的心,又痒又麻。

冷厉幽寒的气息一消而散,帝九阙眸色渐深,抱着云轻言的手缩紧。

“童养夫?!云轻言你唬谁呢?!”若放在之前,霍亦尘一定要与她争吵一下‘奴隶’和‘侍从’的关系,可是现在他的心神,都被童养夫这三个字吸引住了。

他左看看右看看,眸中流露出不可置信。

怎么看,这男子bī)人的气势,都不像是一名童养夫该拥有的……

一个眼神,就能对他产生压迫!

说他是圣元大陆的一方霸主他都信!

“你不信?”云轻言一挑眉梢,转过头去在帝九阙俊美的脸上亲了一口,“小阙阙,告诉他,你是不是我童养夫?”

嫩的红唇只是轻拂过面颊,可是帝九阙却感觉像是被烙铁烫过,得灼人。

狭长的凤眸里一片潋滟,帝九阙嘴角弧度微扬,清冷的声音宠溺,“是。”

霍亦尘:“……”

百里清雪视线落在这边,又很快收回去,只是淡淡道,“轻言,桌椅做好了。”

“嗯,我现在就去配置汤底。”云轻言挣脱帝九阙的怀抱,开始去准备火锅底料。

帝九阙眯眸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怀中,冰冷刺骨的目光朝百里清雪去。

百里清雪迎上他的视线后,又淡漠地收回目光,冰雪雕刻的容颜面无表,深处暗涌的,是如冰刺般锋锐的冷意。

融合冰帝魂魄后,他对冰系法则的领悟更深刻了。

他能敏锐地感觉得到,帝九阙上沾染了九转冰琉璃的气息。

百里清雪垂眸,脸上是与冰帝如出一辙的孤傲冰寒,锐利得像是极冻之地的寒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