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3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也对哦,指望的话,岂不是要饿死?”

“喂,好好说话。”

宋唯一听她还不乐意被人家说实话,撇嘴笑道:“我说的是事实嘛,不爱听那就随咯。好了,先修整一下,泡个澡,早点睡觉吧。”

从A市到J市,虽然不远,可是也折腾好几个小时呢。

挂了视频电话,宋唯一出房间,今晚裴逸白加班,估计要十点之后才回来。

宋唯一作为一个贤妻良母,自然不会跟他闹脾气。

只是,下楼后,宋唯一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是付修彦的电话。

“大哥,有什么事?”宋唯一有些惊讶,不过依旧接了。

自从上次付紫凝的事情之后,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联系,听说付紫凝失踪了,宋唯一也不知真假。

“唯一,立刻过来一趟,爸出事了。”付修彦的声音带着颤抖和紧张。

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

宋唯一更加愕然,“他又喝酒了?”

“不,是车祸,没有救回来。”付修彦语气沉痛,低声说道。

“什么?”

宋唯一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手里的手机一个没有拿稳,“啪嗒”一下砸到地板上。

没有救回来意味着什么,宋唯一很清楚。

那是没命了,那个总是算计设计她的父亲,没命了?

“嗯,我现在在医院,对方司机醉驾,恰好撞过来。”付修彦揉着眉心,满脸疲倦。

“我这就过去。”宋唯一捡起地上的手机,颤抖地回答。

前一刻还在因为赵萌萌的电话欣喜,此刻接到荣景安去世的信息,恍如晴天霹雳。

去医院的路上,宋唯一整个人心神慌张到了极点。

她懂事之后,进了付家之后,就对这个父亲不怎么喜欢了。

尤其是后面跟荣景安夫妻闹翻之后,更是彻底产生了裂痕。

先前荣景安给她打了不少的电话,宋唯一猜测是为付紫凝求情的,全都没有接。

可是她却没有想过,他会这么意外的去世。

宋唯一是最后一个到医院的,付琦姗和付修彦都到了,付修彦眼眶通红,而付琦姗也嚎啕大哭。

毕竟荣景安是这样疼她,她对这个父亲还是有感情的。

一张白布盖在荣景安的头顶上,将他浑身上下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宋唯一浑身颤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不是玩笑,不是恶作剧,是实打实的,去世了。

还是付修彦先注意到宋唯一的到来,转过身,沙哑着声音道:“来了?”

宋唯一深吸了口气,却忍不住眼眶发热,脚步都在颤抖。

付修彦让开一些,让宋唯一上前,一边悲痛地说:“他身上受的伤很厉害,到医院不到半个小时,医生抢救都没有用了。”

撞到荣景安的是一辆大卡车,司机喝多了酒醉驾。

而荣景安乘坐的小出租,怎么可能是大卡车的对手?

出租司机当场死亡,而荣景安,虽然比司机的情况稍微好一点儿,却也在送到医院后的半个小时内便因为伤势过重而去世了。

荣景安的双腿几乎被碾碎,浑身重伤,就算医生也没有回天乏术。

所以,除开那张脸之外,他身上几乎不剩完好的地方。

不止宋唯一不相信,就是付修彦在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也是不敢相信的。

宋唯一颤抖着伸出手,将白布揭开。

白布下,荣景安苍老的面容顿时曝光在宋唯一的面前,他的眼睛先前是没有合上的,不过被付修彦用了好几次,才让他闭上眼。

他的脸上也有很多伤口,不过都被处理过了,虽然看着依旧很吓人。

此刻的宋唯一,木木地看着这一幕许久,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她以为她对这个父亲完全不在意了,以为她心很硬。

可当他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宋唯一是彻底崩溃的。

就算他活着,两人彼此相看两相厌,也突然去世,而导致天隔一方得好。

“爸!”在这之前的数个月,她都没有叫过他一句,可此刻宋唯一却控制不住。

跟一个死人是计较不了任何事情的,纵使以前他做了再多的事情,在此刻,宋唯一的眼中,他不过是自己的父亲罢了。

她甚至后悔,为什么先前荣景安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没有接?

她连他最后的一面都没有见到。

宋唯一扑在荣景安的身上,嚎啕大哭。

付琦姗在宋唯一来了之后,便慢慢的收住了哭声。

她在一旁,眼眶通红,眼里仇恨翻飞。

只是,没有任何动静,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宋唯一。

“唯一,节哀。”付修彦叹了口气。

将宋唯一从荣景安的身上拉开,一边道:“殡仪馆的人就要过来了,我找了化妆师,给爸化个妆。”

宋唯一留着眼泪点点头。

随即,付修彦强忍着悲痛去忙活了。

宋唯一木木地跟在他的身后,直到手机响起,她才稍微回了点神。

拿起来一看,是裴逸白。

他回到家,发觉宋唯一不在,立马打电话回老宅,问裴太太。

他们不是在老宅常住,大多数住一晚便回来,所以裴太太肯定地告诉他,宋唯一回去了。

裴逸白先前给宋唯一打电话几次,她因为哭的原因,并没有听到,差点让裴逸白以为她又出什么事失踪,将他心脏吓停了。

“可算是接我的电话了,在哪里?怎么不在家?”裴逸白说着,抬头看墙壁上的挂钟,上面显示都已经十一点半了。

确实是三更半夜了。

宋唯一止不住的哽咽,“我在医院。”

裴逸白呼吸一紧,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还以为是宋唯一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在医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没事吧?”裴逸白紧张地问。

生怕宋唯一或者是宝宝出事。

“不,不是我,宝宝们也没事。”

下一刻,宋唯一呜咽着出声:“是我爸,他出车祸去了,他……”

下面的话,宋唯一无论如何说不出来了,整个人哭成泪人。

裴逸白愣住,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惊,好端端的荣景安怎么就?

“在哪个医院,别慌,我这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