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0_a2066

“以后我一个人可不敢来,虽说我是她嫂子,但她毕竟如今妻凭夫贵,在这府城里身份尊贵,我哪敢与她说要来住一住大户人家的宅子?”

“如今好不容易进来了,你就顺口提一下嘛,我们一起住。”周氏拉着叶青柏的手低声撒娇。

“傻琴儿,需要你说吗,如今咱们来了,以凰丫头的聪慧机灵,她自会张罗一下备着的。”

“再说了,就算今年咱们不能来住,明年爹来了,爹肯定是要住这边的,凰丫头有多孝顺爹,你还能不知道?到时咱们还不就过来了。”

“再说了,如今真的没地方,我来了也是跟沐秋一屋住的,你说我们若留下来,可不是为难凰丫头吗。”

叶青柏安抚着周氏,周氏一想也是,只得接受了。

虽说这里屋子大,但正院里都住下了,东边侧院里也住了,西边院子虽空着,却是真的空着,连家具都没几样,要收拾出来也要时间,缺东少西的也是麻烦。

他们逛了一大圈之后,晚饭也都消化得差不多,叶青凰让翠婶子准备了一篮子糕饼出来,让二哥带回铺子里,夜里若是家里人饿了也有东西垫垫。

虽说铺子里都收拾好了,但他们要住下,还要继续收拾,把自己带来的细软等物品都整理出来,还有够忙的呢。

厨房里到是准备了一些油盐米粮,是叶重信算着日子给备下的,也算是叶家人的仗义了。

至少周家人来了,不用四壁空空,夜里渴了连口水都没有。

而叶青柏离开之前,也在铁匠铺里定制了要做买卖的炉子和铁锅,都已打好,送到了八珍阁。

甜美少女皓齿明眸海无邪写真

他们明天早上或许还不能立刻开铺,但他们后天肯定就能做上买卖。

叶青柏是精明人,早就将陈飞他们满街发宣传纸的招数记在了心里。

离开之前,他也在宽檐门外贴了张纸,还是用红纸贴的,自然一眼就能吸引别人的目光。

他即使回去了,开铺也还有些时日,但广告却是早就打下了。

附近几条街的人都知道,这八珍阁旁边开的门,也是要做买卖的,还是城守大人的堂哥开门做买卖。

因而,他们现在回铺子只要收拾好住处,再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先把周顺和周诚宇读书的事办了,再买粮准备后天开铺事宜便可。

他们离开时,叶青凰见拓儿和铭儿拉着手依依不舍,一边不舍离开爹娘、一边不舍离开好不容易见面的哥哥,还在忙着扭头喊小吉祥“弟弟,明天找你玩儿。”

于是她笑道:“哥哥明天要读书,但是弟弟每天都有空,可以陪你玩儿。”

她早就和二哥提过了,开铺太忙,街头人多,别把拓儿弄丢了,早上送到城守府来,晚上再接回去便是。

这么小的孩子白天可以放在外面玩耍,但到了晚上尤其是入睡前,是一定要找娘亲的,只有熟悉的爹娘在身边,才能安然入睡,心里才会踏实。

因而,此时她才会这么说。

叶青柏见儿子不舍得走,于是将他抱了起来。

“拓儿回去快点睡觉,睡醒了就来找小吉祥玩耍。”

被爹爹哄着,拓儿也就忘记了要和哥哥玩耍的事情了。

一如在靖阳时,因为大家都到了县城里,他见到哥哥和小叔他们的机会多了,后来小吉祥出生了,这么可爱的弟弟,他自然也很欢喜,也会争着想抱抱、想亲亲的。

想到以后又可以一起玩了,拓儿开心地被爹爹抱着离开,没有哭闹。

自然,叶子皓让人赶马车送他们离开。

夜里睡下后,叶青凰就说起周氏的情况。

“二嫂其实是很想留下来的,被二哥拉走了。”

“你那两个嫂子最好都别留下来,咱们可不需要爱算计的人在身边,坏了咱们现在的气氛。”

叶子皓却说道。

对叶青凰来说,周氏是二嫂,对叶子皓来说,周氏只是二堂嫂,亲疏上又远了一层。

“还是在西边收拾一下吧,当客房也行,不管是她要来住,还是靖阳再来了人,咱们也不至于像这般的……仓促。”

叶青凰在喂小吉祥吃奶,正说着正事儿,却被叶子皓突然摸上来,顿时无语白了他一眼。

因为叶子皓的意图,正事就没办法说下去了,只不过孩子还没睡呢,叶子皓也不会乱来,不过是现在手头找点事儿做罢了。

叶青凰不高兴了,就侧身向着小吉祥,不理他。

“哎,媳妇儿我错了,我退后还不行嘛。”

叶子皓也觉得自己突然反应太激烈有些尴尬,只得咬牙后退,与亲亲媳妇拉开距离,不然没办法好好说话了。

“哼!”叶青凰这才哼了一声,以表达她的心情。

“媳妇儿,你想收拾哪个院子?拢翠苑我想改个名,你看有什么合适的名字没有?”叶子皓见状立刻转移话题,再度说起正事儿。

“拢翠院里多绿树成荫,拢翠到也合适,只不过咱们都是农家人,还是实在一点的好,比如……风华院?”

叶青凰这才开口,只不过很快身后便传来呵呵哈哈的笑声。

“笑什么!”叶青凰扭头怒视叶子皓,竟敢笑她取名不好吗!

“凰儿,你不知道吗,我不久前到是去过一座叫风华院的院子,陈家老夫人的住处。”

叶子皓哭笑不得地解释。

“诶……你又没说过,我哪知道。”叶青凰也尴尬了,撇着嘴嗔了叶子皓一句。

虽然那天他回来说了去陈家拜寿的事,也说了去陈家老夫人院子的事儿,但他没说那院子就叫风华院呀。

“我是想着翠婶子的名儿与拢翠合了一字,有些不好,你用风华院,又与疏风苑重了些意思,不如用春实院?”

叶子皓又往前挪了挪,解释着他想改名的原因,再说那里都变成挑豆皮的作坊了,再叫拢翠感觉好奇怪。

用春实,还有果实之意,春者一年之始、万物之首,有向上之意。

“太绕了,不如就以景取名,叫松涛居吧,其实我想那些树种着也是种着,却也没起到更大价值,附庸风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