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0_a2066

“不用回,嚣张给他们看。”叶子皓却不在意地笑了笑。

见欧阳不忌无语,这才解释了一句,“放心吧,下帖子的人,我都对照过了,不外乎三个势力方。”

“理出关系啦?”欧阳不忌见状,神情有些诧异地问,“这是广撒网来钓鱼你这鱼?”

“哈哈,大总管你说得太对了,我瞧着也是这意思,同一阵营的人下帖子都不少于三个,而且不是同时来的,怕就是见我没有回应,才换了人吧。”

叶子皓了然地哈哈一笑。

这位北苍皇帝派过来的大总管,对朝堂势力和游戏规则想来也很熟,大舅哥安排这样的人手可真是思虑深远、细节周到。

“既是如此,你全部不回,对方也就琢磨不到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了,也好,至少这些天还能清静清静。”

欧阳不忌便明白了叶子皓的决策,竟然参与的有三方,而且每一方都不少于三人下帖子还是梯次递的帖。

那就说明这三方势力对叶御史在试探以及想抢先机,既要试探又不能让对方抢先一步,这才只是下帖子而非亲自登门。

而叶御史全部不理,试探的人就不会知道他到底偏向哪一个。

“清静也不见得了。”叶子皓想了想,就把中午林泉岳直接约他去云来酒楼吃饭的事儿说了一遍。

当然谈话内容也再说了一遍,欧阳不忌是他们的大总管,所有事务都可以找他,自然不能有所隐瞒。

可爱mm图片

欧阳不忌听了神情静了静,到是没有东方昕宇那反应,只是淡淡一笑。

“也真是难为了他们,不知道你后台这么硬,以后只要他们不玩儿大的,你都不用理会他们,毕竟他们也不算敌对方。”

也就不用在这种人身上浪费精力,再说人家也可能只是想师传徒,上司扶持看好的下属上位,主观心情上还是能够理解的。

只是这事儿却不合朝廷规矩,也是大忌。

但他们影响不到叶子皓,叶子皓要应对的是那些势力,而非眼前小事。

欧阳不忌是在提醒叶子皓,莫因小失大。

叶子皓点头:“知道,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就如他先前对东方昕宇说过的,只要对方不起杀心,不主动挑衅他,他都可以观望着。

所以阻止了东方昕宇要禀报皇上的想法。

又喝了一阵茶,欧阳不忌也说了这次回云来山庄处理的事情,帐目自己管,缺的钱就往总帐房领。

之后也要再增加另一个总帐房,将八珍阁这边和明面上的投资生意归一处管,而明珠阁和云来酒楼、客栈归另一处管。

如今已如叶子皓早就计划的,京城是他们路的尽头了,现在就是要在京城完善一些项目和钱、帐、人手的问题。

正好与广建粮行的计划相合。

但欧阳不忌却主张京城招一些能够比肩苏洋的大管事及一些能干可靠的其他管事。

其他管事、掌柜和伙计,就去各地另行安置。

最上头管理层的人在京城及周边找,他们可以亲自考核、培养,再放下去分散管理,也就能放心一点。

年前都不出京,正好处理这事儿。

之后欧阳不忌就回去歇着了,准备明天和苏洋、叶正诚、叶华英具体商量,剩下的细节就不找叶子皓事事禀报了。

叶子皓回屋领了两个儿子泡了澡,就偎在被窝里看画册、讲故事,也让小吉祥知道,睡前哄弟弟不要再背书了,讲故事、唱歌就好了。

接下来两天直接派人过来请吃饭的邀请就多了起来,叶子皓拒得烦了,就让门上回复,大人不在家。

大人不在家你总能消停了吧?

而叶子皓却在书房看着几份暗卫呈上来的证据,他身为察院御史,主要职责就是监督吏、礼、户、兵、刑、工六部以及地方上的情况。

也就是六部及地方官员的所有情况,只要有苗头就可以明查暗查,只要有证据就可以上朝禀奏或是弹劾。

而他的优势当然是别人不能比的,但他也不会大意,毕竟别人手中有什么筹码,他也不知道啊。

现在也就是尽可能在别人还没有明白他底牌之前,在没有彻底防备他之前,多搜集一些情报吧。

又过了两天,到月底了,傍晚时葡萄酒总算进了城,天黑前赶回府中。

负责运送葡萄酒的有府中伙计,也有护卫。

当然暗卫只是暗中护送并没有让大家知道,还有沿路负责一段护卫的各铺护卫则是交接给下一批人手之后就回去了。

如此这般,又与东方昕宇的人手半路遇上,差不多就是前后脚地一路往京城赶了,这也是前后脚地回到京城里。

庄明宇和武明扬亲自点货,往新挖的存冰酒窖放了一些,瑞芳居库房放了一些。

剩下的都放在了正院这边,正好前面还有个角院没有使用,留着呢。再将要送礼的数量分出来。

李探花、周先生、郑家直接派人连夜就送过去了。

虽然今年没有去年多,但是增加了一些沿路收集的特产,这也是常居京城的人难以办到的事情,收礼的人又是朋友,自然很是高兴。

而林泉岳那一份,叶子皓也没小气,也准备了五十斤,分了十只五斤装橡木桶,让庄明宇亲自送过去。

并让庄明宇向林泉岳解释,最近他被不少人盯着,不亲自登门是不想让人误会,给林大人带来麻烦。

这么体贴周到又大方的属下,上哪儿找去?

林泉岳若真的如表现的那么和蔼,就该领了这份情,若不是,以后动手时也就没什么难过的了。

时间已到月底,除了赴过林泉岳的饭局,别人的各种邀约,叶子皓一律无视不理,在京城权贵之间也引起了不小的议论。

这叶子皓如今是破罐子破摔呢?还是正仗着皇上的纵容玩儿嚣张呢?

当年考上状元后就拒绝了所有邀请帖,无视了京城权势的示好,到了地方又混出个青天之名、在士学也有极好的名声,仗着得人心连皇上的圣旨都敢抗。

这么嚣张强势的官,可不得朝廷喜欢,更不得喜欢掌控权势的权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