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_a2050

   这女人无疑是美的,眉目如画,肌肤似玉,鼻尖挺翘,唇红齿白,尤其是那双星眸,盈盈间淡淡抬起,似有光芒潺潺流动,叫人一下子便有了印象。

   方若宁见对方直勾勾地打量自己,眼神一点都不友好,当即抱紧儿子,甚至一手伸进口袋去摸手机。

   陈秘书看了看自家老板的脸色,不明所以,但看对方明显误会了,当即上前一步解释:“女士你好,我们不是坏人,是小朋友不小心撞到我们老板了,我们见他独自一人,怕他遇到危险,所以在这里等家长。”

   是这样?

   方若宁半信半疑,低头看向怀里的儿子。

   英俊可爱的小家伙点点头,“妈妈,是这样的。”

   原来是误会。

   方若宁松了一口气,牵着儿子的手站起身来,礼貌地笑了笑说:“真不好意思,我误会了,孩子撞到你们,我代他道歉。”

   “没事,他已经道过谦了,很有礼貌。”霍凌霄依然看着她,清冽的口气没有起伏。

   方若宁听到这声音,止不住心弦一紧,随即,紧张地笑了笑,吞吐地说:“那个……谢谢你们帮我照顾孩子,再见。”

   说完,拽着儿子小声急促地道:“轩轩,我们快走吧!妈妈叫了车来,已经等着了!”

   她几乎落荒而逃的慌乱在霍凌霄看来,更加添了几分诡异。

   糖果色少女无邪笑容尽显天真可爱

   陈秘书不明所以,见老板盯着那位年轻妈妈的背影一直看,笑着调侃了句:“霍总,这小男孩长得英俊,妈妈也挺漂亮的。”

   霍凌霄没有应声,一直盯着母子俩的背影。

   方昀轩被妈妈拽着疾步朝外走去,但还时不时回过头来看看身后,方若宁察觉到,索性弯腰一把将孩子抱起来坐在行李上,推着走得越发飞快。

   陈秘书也看到了,疑惑地道:“我们看起来就那么像人贩子吗?跑这么快!”

   霍凌霄依然没吭声,但脸色看起来凌厉的吓人,目光收回后便转身走了,陈秘书小心翼翼地瞥了眼,跟上步伐。

   直到坐上车,方若宁心里还慌张得无以复加,甚至抱着儿子心虚地朝车窗外看了看,生怕有人追上来似得。

   车子启动,她才收回视线,抱紧儿子用脸颊紧紧贴着。

   小家伙懂事早熟,看着妈妈问道:“妈妈,刚才那个又凶又帅的叔叔是谁?”

   方若宁心里咯噔一蹦,摇摇头低声:“我也不认识。”

   她的确不认识,但看到那人就有一种莫名而来的惊慌害怕。这个男人长得这么像方昀轩,还有那声音……

   再想到心爱的儿子是她用不正当手段“偷”来的,所以当那人表现出对儿子的兴趣好奇之后,她心虚慌张得只想逃离。

   感觉到方若宁浓烈的不安,方昀轩虽然心中还有疑惑,但一时也没说话。

   手机响起,母子两人才动了动,方若宁松开小家伙一些,从兜里摸出手机。

   “喂,小静。”

   电话是闺蜜冯雪静打来的,问道:“你们到了吧?”

   “到了,正在车上,准备去住处。”

   “哦,那好。我跟房东说了,你去了后直接找她拿钥匙,房间我已经请人打扫干净了,你直接住就行。”

   方若宁笑着,感激地说:“小静,真是谢谢你!等你出差回来,我请你吃饭!”

   冯雪静豪爽地说:“咱俩什么关系,你跟我还客气!我要大后天才能回来,这几天忙死了,你要有什么需要,不急的话,等我回来再说。”

   “行,知道啦,我一个成年人,又不是孩子,自己会处理的。”

   挂了电话,怀里的小家伙抬起湿漉漉的黑眼睛问道:“妈妈,我们以后就会住在这里了是吗?”

   方若宁又蹭了蹭儿子的脸,温柔地说:“是啊……这里是妈妈的故乡,是妈妈长大的地方,现在……终于又回来了。”

   方昀轩也不知有没有听懂,懵懂地点点头。

   到了住处,方若宁艰难地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进了小区后找到闺蜜发给她的那栋楼,又站在庭院前朝里面看了看。

   很快,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立刻走出来,打量了两眼问道:“你是不是方若宁?”

   “是的。”知道找对地方了,方若宁立刻礼貌地说,“我是冯雪静的好友,您是房东吧?”

   “是的是的。”阿姨好热情,立刻打开了小庭院,“快进来坐坐吧!”

   “不用了,”方若宁委婉地拒绝,只是说,“小静让我找您拿钥匙。”

   “哦,钥匙在的!小静跟我说过!”阿姨见她不进来,也没强迫,立刻出来关上小木门,“我带你去吧,在后面一栋楼。哎呀你儿子可长得真好,真讨人喜欢!”

   林阿姨一边说着,很自然地手就朝着方昀轩英俊的小脸伸过去,小家伙立刻往妈妈后面躲了躲,大眼睛瞪得圆圆地看着她。

   方若宁知道儿子的性格,跟陌生人一向比较疏离,当即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刚回国,他还不适应,怕生。”

   阿姨笑着连连点头,“理解理解,我孙子都六岁了,也怕生的。”

   话虽如此,但方若宁还是温柔地提醒小家伙:“轩轩,叫奶奶好。”

   方昀轩虽高冷但很懂礼貌,立刻喊道:“奶奶好!”

   “真乖!”

   林阿姨带着方若宁母子走到后面一栋楼,又帮她提着行李箱艰难地爬上二楼,打开房间。

   “两室一厅,八十多平,你们母子住宽敞得很!”林阿姨笑着介绍,又道,“你是小静的朋友,我也没开价,一个月三千五,你要是长住的话,我给你再优惠下,一年四万就行了。”

   方若宁走进屋子,四处看了看,还挺满意,当即点头:“好的,阿姨,稍后我把钱转给您。”

   林阿姨也喜欢这种爽快的,当即高兴地笑起来,又见她拖了行李箱进卧室,估计是要收拾衣物,她也就没再逗留:“那你忙,我先走了,你要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我天天在家闲着的。”

   看得出,这是一个家境殷实生活悠闲的阿姨,方若宁点点头,礼貌地把她送出门。

   转身,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儿子,方若宁走过去蹲下身,抱着小家伙问道:“怎么样,你喜欢这个新家吗?要是喜欢,妈妈可以努力挣钱,直接买下来也行!”

   方昀轩左右看了看,嘴巴一努,“比我们之前的家小。”

   闻言,方若宁噗嗤笑起来,手指捏了捏他嫩滑的小脸,“你还嫌弃了?在这座城市,这房子不算小了。”

   “好吧……”

   又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方若宁鼓励道:“来,我们一起布置新家吧!”

   *

   霍凌霄出差几日,一回来便被圈子里几个二世祖缠住了。

   纪南尘见他来了也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不由过来同他一起坐着,抬手揽住他的肩摇了下:“怎么了这是?这趟出去谈了几亿的合同,回来还一副冰山脸。”

   陈秘书看向纪南尘,说:“纪少,我们霍总今天被人当成人贩子了,不高兴呢。”

   纪南尘眉眼一挑,看着霍凌霄不可思议地笑起来,“什么?人贩子?呵,哪个不长眼的蠢货啊?你霍大总裁哪怕穿着乞丐装那也是玉树临风贵气十足,怎么会像人贩子?!”

   “是真得!”陈航跟着霍凌霄也三四年了,除开工作的时候,私下里也能算是朋友,于是偶尔也会揭老底,“霍总在机场遇到一个长得很像他的小男孩,小男孩妈妈在洗手间,我们以为孩子走丢了,就陪着一起等,可不想那孩子妈妈出来,一见到我们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