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3_a2072

   等贺芷灵洗好水果出来后,我打着扑克牌,说道:“来,琳琳,我们继续玩牌呀。..co

   贺芷灵看了看我。

   她拿着一个洗好的葡萄,塞进了我的嘴里。

   好吧,她有时候,还是挺好的,但是这并不能掩盖她老是坑我钱的事实。

   看着我手上有节奏的打着牌,她说道:“还玩?”

   我说道:“是,玩。”

   她说道:“钱呢。”

   我说道:“呵呵,你还怕我没有钱。”

   既然大家都能看到对方手中什么牌,我才不怕输。

   她说道:“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说道:“在手机里,账号里,银行里。”

   她说道:“给我看。”

   美人美腿蛇腰炎夏不失清纯

   给她看了那还得了。

   她时时刻刻,无时无刻,都在惦记着我手中的钱。

   我有多少,她就要想方设法坑掉多少。

   不行,我不能让她看我有多少钱。

   实际上,我也没有多少了。

   让她来了这么一下,我手中的钱,几乎都玩完了。

   如果让她知道我有多少钱,她一定把我的钱部弄完不可。

   贺芷灵似乎没有想和我玩的心情,似乎并不想着要赢我的钱了,只是一颗一颗葡萄的放进我嘴里喂我。

   这似乎,有点贤妻良母的潜质啊。

   不过,这一切,都是表面的,是表面的。

   别看她乖巧天真可爱贤惠的样子,她越是这样,内心就越是可怕,就越是在琢磨着怎么整我。

   机智的我,早就看穿了这一切。

   贺芷灵喂着我葡萄,她不看我,她也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葡萄。

   我想,她一定在想着怎么整我。

   贺芷灵说道:“你不把你有多少钱亮出来给我看,我怎么知道你还有没有钱和我赌。”

   我说道:“怎么没有,有啊。”

   我有一张卡,有四五十万,就登陆那个卡给她看好了。

   贺芷灵说道:“在哪。”

   我登陆了那个银行的,然后给她看。..cop> 她说道:“三十多万。”

   我说道:“是,这就是我的部身家了,赌不赌。”

   贺芷灵说道:“没一百万起步,不玩。浪费时间。”

   我说道:“写欠条!”

   其实另外的卡还有的,但是,不能亮出底牌了,省得她又坑我的钱。

   贺芷灵说道:“可以,你在监狱这边分到的钱,统统让我扣。”

   我点头:“玩。”

   一百万起步。

   两人又发牌,打了两把,第一把,我赢了,第二把,我输了。

   第三把,我赢了。

   第四把,我输了。

   双方打平。

   因为大家都能看清楚对方手上的什么牌,所以,在出牌的时候,我故意的把牌藏好了那左上角,让她无法看到我的牌。

   她也看出来了我故意藏牌了,于是,也用手藏牌不让我看她的牌,所以,两人就这么靠着手里的牌,真枪真刀的没有看透对方的牌开干了。

   运气使然。

   大家打了个平手。

   她眼看是不能赢的了,因为她看不到我手中的牌,她没法赢我。

   所以,她不愿意玩了。

   我说道:“怎么,不愿意玩了。”

   她说道:“累,不玩了。”

   她真的不愿意玩了。

   我把牌扔在了床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那一副一模一样的扑克牌出来。

   贺芷灵看着这副一模一样的牌,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我说道:“难道,你不想给我一个解释?”

   我本想和她玩牌,把钱赢回来,没想到,她不愿意玩了。

   贺芷灵问我:“解释什么。”

   我拿着牌,激动的说道:“从一开始,你就给我设了一个局,让我钻了进去!”

   贺芷灵说道:“叫我打牌的人是你。”

   我说道:“但是扑克牌是你拿来放进去的,这扑克牌,明显的就是出千的扑克牌。..co

   贺芷灵把吃剩的葡萄,扔进垃圾桶,说道:“然后呢。”

   我说道:“你玩我呢!”

   贺芷灵说道:“你也可以玩我。”

   我直接扑倒她在了床上,压着她的双手。

   贺芷灵却一点也不害怕,反而那样子,就更加牛的盯着我看。

   我说道:“我这就玩你!”

   我要扒她的衣服,她也不害怕,她说了一句:“随便你,脱完了,我就这么穿衣服走出去,告诉你的手下们,你强我。”

   我说道:“我不信你敢去!”

   她说道:“试试看。”

   我没试了。

   这疯女人,她真会去。

   我真的对她,没辙了。

   她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她问我道:“不敢了?”

   我说道:“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实际上,我永远斗不过她。

   我翻身下来。

   她去洗澡了。

   等她出来了之后,她又开始逗我:“哎,生气了啊?”

   我说道:“生不起来了,人生绝望。”

   贺芷灵用手指点着我的脸:“这么个大美女在你身旁躺着,你都没有一点点的动心了吗。”

   我说道:“动心有个鬼用。弄不好,等下又是一把枪指着我的头。为了个女人,搭上所有的尊严,甚至是小命,何必呢。”

   贺芷灵问我道:“那,为了哪个女人,你愿意搭上尊严,和小命。”

   我说道:“是为了上一个女人,而不是为了哪一个女人。”

   贺芷灵说道:“真生气了。”

   我没说话。

   她摇着我的胳膊:“别生气了,我是吓唬你的,我难道真的会穿成那样子,去给别人看吗。我只给你看啊。”

   我的心一暖。

   可是,她说话再暖,还不是一样,是一个圈套。

   我心想,她又要怎么我。

   为了不落入圈套,我不愿意去碰她,不去搭理她了。

   人生绝望。

   身旁一个如天仙大美人,碰碰不得,玩玩不过。

   拿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看我不理她,便也就不管我了。

   她玩了一会儿手机,然后就关灯了。

   我则是在睁着大大的眼睛一个多钟头后,才渐渐地,有了困意后慢慢的要睡过去。

   就在就要睡着的时候,一只手,从我的身后,抱着了我。

   贺芷灵贴近了我,然后,紧紧的抱着了我,脚也搭在了我的身上,就如同以前一大早她醒来时候的样子那样,喜欢紧紧的缠着我,缠得我喘不过气的那种。

   我转身过来,任她的手脚放在了我的身上,她还抱着了我,在我的耳边均匀的呼吸。

   夜幕中,借着窗外那透进来的一点光,我清楚的看她那张美丽的脸庞的轮廓,她的眼睛,鼻子,眉毛,她的长长的睫毛。

   素颜的她,甚至比化妆的她,还要吸引人。

   还有,她那嘴唇,这么凑近我,简直是,诱惑无比。

   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看着她,心跳加速,手都有点颤抖。

   我亲了亲她的嘴唇。

   接着,往深处。

   我担心把她弄醒。

   没想到,最终还是把她弄醒了。

   她看着我。

   她却抱着了我,没有推开我。

   我见她半梦半醒,我翻身上去了。

   半梦半醒之间,贺芷灵来了一句,“我还没有结婚。”

   什么意思?

   在我把她的裤子褪去之后,她又说道:“我还没有结婚。”

   什么意思啊?

   还没有结婚,就不能那个了是吗。

   在我想要的时候,她死死的用手推着我,还是那一句,我没有结婚。

   这次,她加了一句,我不想怀孕。

   我懂了。

   马上找那个塑料玩意。

   可是,现在这里哪儿有?

   床头,没有。

   这破旅馆,是不可能准备有的。

   我说道:“你,你等等。”

   我声音都颤抖了。

   这一次,为了这一次,我可是等了好长的时间了。

   我可是筹划了多少天了,经历了多少次失败,终于,在她这半梦半醒的这一刻,她愿意和我有什么了。

   可是我现在去找那塑料玩意,要下楼,下楼买了回来,她可是会睡着,或者是清醒过来,总之,是不会有那个**了啊!

   我强行,不要那塑料玩意,她不愿意。

   怎么办?

   唯一的办法,还是下去买。

   早知道今天就备好了的。

   我说那你等我。

   她轻轻哦了一声,然后没声音了,又均匀的呼吸。

   又睡着了?

   先不管她,我要先去买这玩意。

   马上穿裤子,拿了零钱,跑下去下面的小商店,买回来了。

   心急火燎小跑回来。

   回来了之后,我见贺芷灵,又真的睡着了过去了。

   虽然心情激动,但是,我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和心跳,不要急,不要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我现在要是一下子扑上去,把她弄醒来了,她肯定又是百般抗拒,甚至一怒之下拔枪相向。

   我忍着,忍着。

   慢慢的,撕了包装,准备好在手拿到的地方。

   然后钻进去被窝里面去了。

   接着,把呼吸放平静,放均匀,然后,轻轻的贴近了贺芷灵。

   我在等待着她的主动抱着我,否则,我要是主动抱着她,就像上次一样,又要推开我。

   等啊等。

   她真的睡着了。

   也许,就这么要睡着到明早?

   那我今晚的美妙一夜,又要泡汤了?

   我等得不耐烦了起来,可我还是只能忍着,我不能主动,不能主动。

   我告诫自己,千万不要主动,主动了,就没有故事了,只会有事故。

   又过了十几分钟这样子,等待的时间,真是难过,而且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又抱我。

   在我忍着到不耐烦,眼睛开始又打架的时候,她的手,伸了过来,抱着了我,然后脚又放在了我的身上。

   有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