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2_a2051

♂? ,,

“哥,这和尚挺有善心嘛,不过他把猪肘子给狗吃了,他不饿吗?”

小妮子脸上出现了让杨宁蛋疼的同情之色,忍不住嘀咕一声,太年轻了!

确定这秃和尚是大发慈悲,所以用猪肘子喂狗?而不是心怀不轨,打算来一顿黄焖干锅?

像是在验证杨宁的猜测似的,只见三戒和尚咽了口唾液,嘀咕道:“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

起初,小妮子还没品出味,可很快,她眼睛就瞪得大大的:“哥,这和尚,该不会想把狗狗给吃了吧?”

哎哟喂,我的好妹妹,总算幡然醒悟了?

杨宁忍不住为小妮子这异于常人的反应默默点赞。

紧接着,小妮子眼睛瞪得更直了:“哥,这和尚吃肉?和尚不是不吃肉的吗?咦,他手里拿的是猪肘子呀,他真吃肉?”

“汗,终于发现了!”

这一刻,杨宁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这妞,单说反应,实在是让人拜服得五体投地。

“他是假和尚,是骗子!”小妮子气呼呼的嘟着嘴,“早知道就不给他二十块钱了,哼。”

NaNa秋分时节秀美迷人

大黄狗啃完猪肘子后,就夹着尾巴跑走了,三戒和尚也不着急,笑眯眯的跟在后面,边走边嘀咕道:“差点忘记买酒了,陈年的桂花酒,焖着解腥气。”

“哥,咱们跟过去,别让他真把狗狗给煮了。”小妮子不由分说拉着杨宁往前走,既担心,又气愤。

对杨宁来说,这三戒和尚就是个奇葩,一路跟踪在后,还发现这货童心未泯,特地买了串糖葫芦,还有一个小泥人。

跟了好一段路,这三戒和尚左拐右拐的,就拐到了一处简陋的铺位里,这铺位地势不算好,附近也冷清,属于潘园的街角了,四周堆着不少垃圾,地面也有很多泥垢污渍,还积着一片散发异味的污水。

那条大黄狗趴在这铺子门外卷缩着,看来,这大黄狗,应该是铺子主人养的。

好大胆的盗狗贼呀,竟然一路跟到主人家门前,这是要当着主人家的面,把狗给掳走的节奏?

正当小妮子打算喊人抓贼时,忽然,这三戒和尚做出一个让杨宁,以及小妮子都意外的举动。

只见铺子里,一个摸着墙走出来的小孩,小孩穿得倒挺厚实,不过衣服有很多补丁,尽管眼睛睁着,但却没有神彩,给人的感觉,既呆板,又没有生气。

这小孩,应该失明了。

杨宁内心立刻有了判断,而紧接着,三戒和尚就蹲在地上,笑呵呵道:“小光,看看贫僧又给带什么来了。”

“三戒师傅,又来了呀?”小孩显得很开心,朝着三戒和尚的方向一边摸一边走,等摸到三戒和尚衣角时,这和尚立刻将手中的糖葫芦,还有小泥人给塞到小孩手里。

“哇,是糖葫芦。”小孩应该不是第一次吃这玩意了,笑呵呵的舔着,边舔边道:“好甜,谢谢三戒师傅。”

“看来,这和尚也不是坏人嘛,起码看上去挺有爱心的。”小妮子脸上的怒意少了很多。

“咦,三戒大师傅,来了呀?”

正当小妮子感慨之际,一个很好听的女人声响起。

随着这声音响起后,杨宁跟小妮子就发现,这三戒和尚近乎条件反射似的站起来,先是搓了搓手,然后整了整衣服,这才笑道:“对呀,黄施主。”

只见一个少妇走了出来,这少妇先是看了看三戒和尚身旁的小孩,这才道:“又给小光买吃的,多浪费钱呀。”

“不打紧,黄施主,小孩正在长身体,得多吃点。”三戒和尚笑呵呵道。

“大师,说了好多次,以后别叫我黄施主,叫我小翠就行。”少妇笑盈盈道:“进来坐吧,外面挺冷的。”

看着这三戒和尚满面春光的进了铺子,小妮子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来,半晌,她才气呼呼道:“哥,我收回之前那句话。”

“哪句?”杨宁愕然。

“这和尚压根就不是有爱心,分明就是别有用心!”小妮子攥着小拳头,“他竟然敢大街上,公然勾引良家妇女?”

“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是在勾搭寡妇?”杨宁本能说了句。

“哥,认识那女人吗?”小妮子忽然狐疑的望向杨宁。

“没有呀,我怎么可能认识?话说,我才刚回京城好不好?”杨宁立刻摇头。

“那怎么知道她是寡妇?”小妮子想了想,觉得杨宁这话挺在理。

“这还不简单,就冲着这货偷鸡摸狗的胆子,如果真是有丈夫的女人,他敢往里面跑?”

杨宁当然不会告诉小妮子,这是一种悟透了夜袭寡妇村,夜翻寡妇墙,夜闯寡妇床后的思维本能,当然,小妮子对于这种很牵强的解释,倒是没太纠结,反而急道:“哥,那说这淫僧,会不会对那个女人使坏呀?”

我勒个去,这么快就上升到淫僧的高度了?

杨宁摸了摸下巴,干笑道:“应该不会,说不准人家还是老…”

“老什么?”小妮子疑惑道。

“没什么,老朋友。”

杨宁差点就把老相好三个字给说出口了,好在急中生智,说了另外一个词。

“不管了,哥,咱们先进去,我觉得这和尚居心叵测,得看着点,实在不行,咱们就报警,把他关看守所里,免得他害人害狗。”

看着这位表现出正义之气的妹妹,听着她嘴里害人害狗这四个字,杨宁暗暗祈祷,三戒和尚,自求多福吧。

“小翠,身子不好,尤其生完孩子气血亏虚,当时营养没跟上,所以落下些顽疾。贫僧正要有一开光法,能替祛除体内的不适。”

刚走到门外,耳边就听到三戒和尚在那念叨着,杨宁不由脸色古怪起来?

开光?

给妇女开光?

我勒个去,人才呀,这怎么听上去,就跟某大师扬言给失足妇女开光一个意思?

话说,和尚做到这份上,甭管是真还是假,是不是也该考虑还俗了?

杨宁还在左思右想,可小妮子却松开挽着杨宁的手,气呼呼闯进铺子,边跑边喊道:“大姐,别相信他,他是个骗子!是个假和尚,他还要把家的大黄狗给焖了!”

看到小妮子一溜烟就跑进铺子里,杨宁也暂时放下那乱七八糟的思绪,赶紧跟了进去。

“大妹子?刚说什么?说大师是骗子?”

ps:国足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