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fulao2链接

温凉拿着那张卡片,心中复杂万千。

他才是茶茶的亲生父亲,可是太过偏执和暴戾,让她不敢靠近,更不敢肖想。

如今结束了这一切,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期盼,她做到了应该开心。

温凉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会对乔厉爵动了心。

果然很多事情是她算不到,冥冥之中早就注定好了。

温凉将卡片收到皮夹,想要留作证据,让他不要反悔。

桌上的红玫瑰和黄玫瑰交相辉映,这时候门口又来一个快递员。

“请温凉小姐签收。”

那裹着黄金的金玫瑰熠熠生辉,着实让办公室的女人羡慕妒忌恨。

“温凉,你是来开花店还是来上班的?”

温凉挑眉,本是不愿搭理胡珊,谁知道她一直在旁边唧唧歪歪。

“别人想要送我花,碍着你的眼了?有本事你也让人送你啊,没本事就给我憋着。”

纯纯闺蜜的清凉夏季

“你……”胡珊指着温凉的鼻子,你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温凉嘲讽一笑:“我怎么了?我设计比你好,长得比你漂亮,连收的花都比你多。

要是心里不平衡就去找心理医生,别整天没事在我旁边叨叨,再叨一句,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霸气侧漏的温凉让人只想顶礼膜拜,哪里敢再继续招惹。

温凉和胡珊这种女人不同,只知道背后嚼舌根,实际战斗力为零。

之前她不理会是觉得麻烦,但要是真的动手,必定是一击必胜。

胡珊气得跺脚离开,连半个字都不敢说。

温凉重新开始绘制画稿,连午休也没有放过。

一通陌生号码打来,即便她没有存这个号码,却早就烂熟于心。

她走到走廊接通电话,“……爸。”

“小凉,你姐姐要订婚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她云淡风轻的回道:“国上下应该没有几个人不知道。”

“我们好歹是一家人,婚宴前你回来吃顿饭,你一个人老是在外面飘着也不好。”

“我记得之前爸可是不认我这个女儿。”

“小凉,我知道这些年我们有些疏远,不过你好歹姓温,是我们温家的人。

地点和时间我会发到你手机上,你记得那天穿好看点,别丢了我们温家的脸面。”

说完温钦显挂了电话,温凉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出神。

这个号码并不是五年前的,目前只有温暖知道,很显然温钦显是从温暖那里得知。

还特地要她好好打扮一下,温凉略略一想便猜到了那一家子又在打什么主意。

很显然温暖是为了刺激自己,她和白矜然订婚了。

至于让自己打扮好看一点,想来自己对他又有了什么用处。

温凉倒是想要看看他们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还以为她是五年前的那朵小白花吗?

温家,她也该回去了。

这边温钦显挂了电话,梁碧蓉连忙问道:“怎么样?”

“她应该会回来的。”

“那就好,我这边联系了吴家的人,温凉那丫头就一张脸还过得去,要是她能嫁到吴家也是她的造化。”

梁碧蓉五年就想要将温凉送到别人的床上,为温家换取利益。

谁知道被温凉逃脱不说,最后还把温馨拉下水,这口气梁碧蓉一直都没有消。

“我听说那吴家大公子已经离了五次婚,他的前妻都说他家暴,把小凉嫁给他怕是……”

“老公,你觉得吴家大公子不好,人家吴家还未必看得上温凉这样的出生。

吴世权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他爷爷可是行长,你想要放款顺利,就得巴结这位吴大公子。

谁让吴家就他一个公子,其余都是千金,他爷爷最喜欢就是他这根独苗。

别说是嫁给吴世权,让小凉陪陪他,他找他爷爷开口,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温钦显最近看了一块地准备搞房地产,虽然还在竞标期间,他已经十拿九稳。

手头的钱并不宽裕,所以他早早就在准备贷款事宜,要贷这么大金额的钱可是不容易。

梁碧蓉便给他出谋划策,将温凉介绍给吴世权。

“说得也是,但我就怕小凉她未必会同意。”

“身为温家人,自然而然要给我们做点贡献。”

很快便到了家宴那一日,温钦显一早就给温凉打了电话。

“小凉,你在哪?我让人过来接你。”

“不必,下班了我自己会过来。”

温凉挂了电话,今天稿子就可以画完,明天一早交给乔厉爵。

温钦显生怕她不来,好说歹说,温凉觉得有些烦,只得提前下班。

她说要走,罗莎很爽快就答应了。

“莎姐对温凉也太好了,我们平时有事要早点离开她都不让。”

“你们怎么和小凉比,等你们的设计超过她了再说。”

办公室里的人对温凉那是又敬又怕,更多的则是妒忌。

温凉穿着职业套装直接去了酒店,既然温暖想玩,她就好好陪她玩,明天可是准备了一出大戏。

梁碧蓉远远便看到温凉走来,比起五年前她的身材和气质都发生了变化,对男人来说可是十分诱惑的存在。

平时她很宝贝自己这几个女儿,不过要是论起长相来说她们就远远比不上温凉了。

温凉就是梁碧蓉心上的硬刺,若是不拔,她寝食难安。

“小凉,好久不见,你看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梁碧蓉这么对她笑的时候绝对不会有好事,温凉不咸不淡道:“前不久在梧桐会馆不是见过,阿姨是怎么骂我来着?”

梁碧蓉脸上有些尴尬,“小凉,我们到底是一家人,你别见气,走,阿姨带你进去见个人。”

见人?温凉并不意外,当温钦显提出让她穿漂亮一点的时候她就知道有问题了。

还来玩老一套,她倒是要看看温家这出戏要怎么唱。

“阿姨,见什么人?我爸可没告诉我说见人这回事。”

“小凉,你今年也不小了,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温家的女儿。

我们之前有些误会,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我和你爸爸给你找了一门好的亲事,行长的孙子,吴家家大业大,你要是能嫁进去当吴太太,那是最好不过的。”

听上去倒是不错,不过梁碧蓉要是能真心对她好才有鬼了。

“阿姨,这位吴公子是不是四十几岁?”温凉讽刺道。

“那倒不是,人家今年才刚刚三十,你看,照片我都带来了,很不错的一个小伙子。”

梁碧蓉热情的将照片翻出来给她看,虽不是极品男神,倒也算是眉清目秀,社会精英,并不是歪瓜裂枣。

温凉觉得奇怪的是这人身份地位不低,年龄不大,长相也过得去,梁碧蓉不给她女儿准备?

“小凉,阿姨这次可是真心对你好,想给你寻门好亲事,走,我带你去见见。”

她拉着温凉的手推开了包间的门,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

温暖一身高定款礼服,乖巧的坐在白矜然身边。

好久不见的温馨也出现在她的视野之中,在看到她的那个瞬间,温馨的眼睛迸发强烈的恨意。

当年被温凉算计,代替她陪了那个老男人,这让温馨恨了整整五年。

温馨身边坐着一个男人,正是照片上的男人,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

他的眼睛就像是一部扫描机,对温凉从上往下扫个彻底。

“这位便是温凉小姐吧,初次见面,我姓吴。”吴世权绅士的起来给她握手。

“你好,吴先生。”

吴世权握着温凉的手便没有松开,“之前伯母对我描绘说你如何的漂亮好看,我还以为是浮夸,现在见到温凉小姐本人,我才知道我是有多肤浅。”

“吴先生过奖。”温凉不着痕迹的从他手中抽走了自己的手。

“温凉小姐,快请坐。”

见他殷勤的互动,白矜然心中很难受。

明明他告诫自己温凉不再是从前的温凉,她肮脏下贱,被人包养,还有一个女儿。

自己才不会对她这样的女人在意,偏偏见到吴世权那个样子,他的心就像是有猫在抓。上次接走她那个金主呢?他怎么会让温凉来见这种男人!

温暖见白矜然直勾勾的盯着温凉,在桌子下踢了他一下。

“小凉,你越来越漂亮,把我们吴大公子的魂都勾没了。”

“哼。”温馨心里不快,却又不敢打断梁碧蓉的计划。

席间表面上其乐融融,吴世权一双眼睛都快贴在温凉眼睛上。

温凉浑身不自在,便以上洗手间离开。

还没进去就被人一手拉到走廊上,温凉回头一看,“姐夫,有什么事?”

“温凉,你知不知道那吴世权是什么男人?你今晚为什么要赴约?”

“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我怎么不知?”

“他已经离了五次婚,每个老婆都说他家暴,不仅如此,他的男女关系十分混乱……”

“是么?不过这和姐夫你又有什么关系?”温凉勾唇一笑。

白矜然哑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五年前我们已经了断,姐夫,麻烦你松手。”

“温凉,你是不是很缺钱?”

“钱?谁不缺?”

“我给你。”